新嵊网   唐诗之家   剡地旧事——劳动砩,隐藏着一段血雨腥风的历史
返回列表
查看: 3038|回复: 0
收起左侧

剡地旧事——劳动砩,隐藏着一段血雨腥风的历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4 17:09: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劳动砩凌家台门的转弯处

劳动砩古圳

劳动砩是一条已有三百多年历史的古砩,是一处引黄泽江水灌溉农田的水利工程,东西走向,从嵊州市黄泽镇中心穿越而过,在黄泽镇西端的田畈上分为北、中、南三条支圳,通至三王村,灌溉明溪黄泽江南畈的二千多亩农田。这条古砩历史悠久,充满着众多的传奇色彩。

相传,在筑砩挖圳时,灌区湖头、叶家、湖塘沿、张家的村民,曾与黄泽镇上凌家为首的居民发生群架械斗,双方有18人被打死。后官府从湖头、叶家等四村的魏、胡、叶、张4姓氏中捉拿18人抵罪,判终身监禁而死在牢中。古时死在牢中的犯人,尸体是不得从监狱的门中抬出,只能在监狱的后墙洞中拖出入殓,故称“拖牢洞死”。后来人们为了纪念为这个水利工程械斗而死以及后来“拖牢洞死”的村民,就把这条砩称为“牢洞砩”。

水利工程成为半拉子工程

其实这条砩最早名为“剡东黄泽砩”,清朝官府则称“嵊邑王泽旧砩”。水源来自黄泽江砩口的南岸,即现黄泽镇政府所在地的上端,圳穿过黄泽镇华丰新村汇入一池塘,出老堤坝涵洞向西流至黄泽镇(当年属新昌县)东直街23弄。圳水分为两支:一支向西偏北,流至横板桥(原孟泾潭的所在地),经今黄泽中学大门前注入劳动砩北圳:另一支先向南后折向西,穿过中街地下,沿中圳路曲折向前,横穿镇西公路、嵊张公路,流入劳动砩中圳,经过胡宅村后再分为中、南二圳。劳动砩圳穿过黄泽镇地段全长为1332米,宽为1.5-2米。

劳动砩开掘时发生械斗的一方是黄泽的凌家。

在明末清初,凌家太公从绍兴做米生意来到青石桥,在黄泽定居,后来成为“开窗百亩”的富翁。凌家发迹后,在黄泽建造了一处豪宅凌家台门,地址在现黄泽镇中圳路30号一带。械斗的另一方是以湖头魏家为首的魏、胡、叶、张4姓人家。湖头的魏家是明朝永乐年间从上虞迁来剡东的。据说,在明天启年间魏氏重修家谱,湖头魏氏与魏忠贤攀上同宗同祖的关系,成为嵊县东乡显赫的姓氏。

后来,湖头的魏氏仗着魏忠贤的势力,上书给朝廷,说是湖头、叶家、张家、湖塘沿4村黄泽江溪南畈的2000余亩水田时常受旱,必须从黄泽江引水,从黄泽镇上挖圳才能引水灌溉,当时定名为“剡东黄泽砩”。魏忠贤当即动用他“九千岁”的威势,拨出银两支持这一工程。不久由于魏忠贤的垮台,“剡东黄泽砩”成了半拉子工程。

群架械斗引发18人血案

清康熙初年,剡东遭受旱灾。湖头和叶家等村的魏、胡、叶、张4姓,向官府奏报要求完成“剡东黄泽砩”的半拉子工程,以确保剡东黄泽江南畈2000余亩农田的灌溉。当时清政府视江南为粮仓,极为重视农田水利,就准许续建和扩建“剡东黄泽砩”工程。湖头和叶家等村的魏、胡、叶、张4姓,仗着清政府的官牍,对该工程任意扩建,并把黄泽镇上的引水圳加宽改直,直冲凌家台门。续建和扩建“剡东黄泽砩”时,黄泽镇很多房屋被拆,农田被毁。镇上居民怨声载道,但慑于湖头和叶家等村的魏、胡、叶、张4姓村民强横彪悍,同时有清政府的官牍,都敢怒不敢言。

凌家也懂得好汉不吃眼前亏,对这个引水灌溉续建和扩建工程解囊相助,并设家宴款待湖头、叶家等4村魏、胡、叶、张的房头家长。在酒宴上凌家太公好言好语,低声下气地请求这些房头家长,要求砩圳通过凌家台门时作个之字形的转弯,当时在宴席上4姓的房头家长均说好办,但事后砩圳照样要破墙而入凌家台门。凌家太公忍无可忍,加上其他杂姓居民纷纷起哄,叫凌家发句话,他们就动手。凌家太公感到非破财不可,就说了句:“凌某人倾家荡产也要与魏氏斗到底。”后来果真酿成了下游挖圳的魏、胡、叶、张4姓族人与黄泽镇上居民械斗,造成双方18人被打死的血案。

官判砩圳“之字形”转弯

血案发生后,凌家太公一方面知道闯下了天大的祸祟,请黄泽镇上丐帮头目张氏从新嵊两地调女讨饭婆和小讨饭佬扮成死者的家眷,尸体停放在白塔庙中日夜啼哭,官府来验尸时,一口咬定死者都是黄泽镇上的居民。另一方面他连夜叫大儿子凌玿带上钱财珠宝,到新嵊两县的县官处疏通摆平,后又亲自上京求见吕六怀,恳请吕六怀相助。地方官见京官吕六怀出手,都出来为凌家太公说话办事,有的则借机敛财。后来官府判定,砩圳在凌家台门前作“之字形”的转弯;并责成将损坏的农田恢复原貌;同时从魏、胡、叶、张4姓中捉拿18人抵罪,判为终身监禁。

根椐《黄泽凌氏宗谱》载:劳动砩出人命案在《奉宪堵塞水患填还民田永禁冒占碑记》已有所述。从碑记看,康熙年间(1704-1706)劳动砩开械斗的内容主要有三方面:一是械斗出人命案;二是掘毁黄泽镇亏、廉二字号田亩,共计二百八十九丈;三是增开弓中(地方为现东直街23弄)。劳动砩是南圳地势高,北边横板桥上下孟泾潭的地势较低,原黄泽镇老街的上街头与下街头是以孟泾潭横板桥为分界线。本来孟泾潭的水源在入中处(弓口)有个控制流量的木闸,以调节水量,但在争砩械斗过程中,湖头等村的下游村民把弓口挖大,使进入孟泾潭的水量无法控制,同时在现黄泽中学下端孟泾潭的泻水处打桩堵塞,使黄泽镇孟泾潭有大量的进水,但无处可泻造成水患。故碑记的判决中明令:“弓口钉桩廪土,引入孟泾潭之水,穿村为患之处拔桩泻水……”之语。官司胜诉后,劳动砩在凌家台门转了90度的弯,毁坏良田如数修复,出人命案入狱坐牢。

人生易老,岁月消逝,劳动砩依然溪水长流。300多年过去了,这条古砩血雨腥风的历史很难考证,新嵊两县的县志均无劳动砩械斗死人的记载,幸运的是找到清代凌、魏、吕的老家谱,才使这段古老的历史被人们重新认知。但不管谁是谁非,这条古砩都是古代劳动人民智慧和血汗的结晶。

来源:浙江新闻
来自: iPhone客户端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高级回帖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收藏:2 | 帖子:80

侵权举报:本页面所涉内容为用户发表并上传,相应的法律责任由用户自行承担;本网站仅提供存储服务;如存在侵权问题,请权利人与本网站联系删除!举报电话:0575-86383721